千之羽

贵安小可爱⭐
在下千羽,是个辣鸡文手
写文严重ooc玛丽苏x接受批评但不接受辱骂蟹蟹
吃的cp很杂很杂x但也有雷的,雷点就算被触了也不会发火请别担心
淡ut,打算跳别的坑去了,但ut这边还是会浪的,毕竟我还有崽和亲友呢
文风多变,会瞎画画画玩
有些时候懒得更新,更喜欢玩游戏⭐喜欢交朋友更喜欢我的亲友们

混以下圈
星露谷/饥荒/永七/底特律/杀天/细胞/ib/魔女/第五等很多很多,注意避雷
欢迎找我玩
我有绑定画师啦【向全世界宣布这只小可爱】
绑定画师雪雅@话👌废
封面是桦鲤画的!shine和我家warren!她超棒
然后偷偷吹爆渐扇扇x

快康!!!这是我们妇妇合照【?】老婆最大了解一下吗

话👌废:

是自设
还有 @千之羽 我老婆(*σ´∀`)σ

抱歉打扰了

怎么说呢,就是我决定淡ut了
现在慢慢的已经没有了产粮的热情,对ut还是喜欢,但可能已经消磨了很多很多了
我好像入圈时间并不长呢2333,算下来也不过是一个学期
假期入的坑假期退,挺短的一段时间
但我真的收获了很多很多,也认识了很多朋友
真的超喜欢他们,也超级庆幸我能入这个圈
其实我挣扎了挺久的,暑假刚开始不久就开始思考了,到底退不退这个圈子,后面想想,我还有那么多的亲友呢,还有自家崽,就决定淡圈,但是会偶尔产产粮,摸摸孩子。
其实有几篇存稿的,还准备摸摸然后当做退坑礼 但后面一是懒,二是如果我发布后有人关注了我就得知我要退坑了多尴尬【假的,别信】
那么欢迎取关啦x感谢你们可以容忍这样糟糕的我,真的,由衷的感谢【鞠躬】
有缘再见

这是一个神奇的传画

普雷尔プレア:

【是sf群的传画!!!】
艾特出问题了都来自己认领吧!每一棒标了作者!
讲真这个传画,真的是令人摸不着头脑


欢迎光临!欢迎来这里吸福哦

私立校-涵小:

【企宣】

欢迎光临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福企咖啡厅-Frisks Café参企工作人员名单
Common-Umbrella!Frisk〔by.@话👌废 〕
Diamond!Frisk〔by.@ハルトマンの雪晨 〕Fragment!Frisk〔by.@普雷尔プレア 〕
FrozenTale-Frozen!Frisk〔by.@FROZENTALE 〕
GardenTale-Garden!Frisk〔by.  @橙子 〕
Hypocrite!Frisk〔by.@水星蛇 〕
岐黄传说-岐黄Frisk〔by.@柯希丞(vx) 〕
ReliableTale-Reliable!Frisk〔by.@大肌肌少爷 〕
SolarTermsTale-SolarTerms!Frisk〔by.@NULL. 〕
双初人设(担任老板)〔by.@双初 〕
TravelTale-Travel!Frisk〔by.@Syaoran_Sakura 〕
UnderData-Out-Data!Frisk〔by.@风·晓诺 〕
UnderFinal-Final!Frisk〔by.@For【幸子】 〕
UnderLeague-League!Frisk[Ezreal]〔by.@名为BloodShadow的血影 〕
UnderPeace-Peace!Frisk〔by.@私立校-涵小 〕
UnderPlant-Plant!Frisk〔by.@是红茶啦 〕
UnderStarryTown-StarryTown!Frisk〔by.@ハルトマンの雪晨 〕
Umbrella Spirit-Umbrella Spirit!Frisk〔by.@千之羽 〕
UnderTrust-Trust!Frisk
Void!Frisk〔by.@夜风寒笑 〕

sans穿越au找frisk【下】

    ……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 sans环顾四周,这里的气氛比fell还让他不适,地上的灰尘很少,但LOVE的气味非常浓厚。不远处还有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 sans朝着惨叫声跑去,就看见一个穿着紫色破裙的人类被'自己'追着。人类的手臂上有一道非常明显的血迹,'自己'手上拿着一个巨大的骨头,上面集满了灰尘和干涸的血液。

     sans正打算救下那个人类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动作一滞,魔法就那么从眼眶中熄灭了。这里的魔法波动太过微弱,没办法支撑魔法的使用。

     他似乎感受到了魔法波动,就那么转过头来。sans看到他头上有一个大窟窿红色的审判眼也一闪一闪的,笑容也显得十分恶劣。

     ……sans慢慢的回过头,皱起了眉。自己并没有那么好心,要不要救呢?

     那个人类也似乎注意到这边的动静,转过头来看了一下。在发现是和后面那个家伙一样之后,她的脸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,握紧拳头就直接跑远了。他远远的看了sans一眼,也跑开了。

     这时候一串来电声引起了sans的注意,他转身去到哨兵站,忍着灰尘和血液拿起来一个电话,接通。

     “……?sans……?”对方似乎很意外电话被接通了,声音也激动的有些变味,“真的是你吗?sans”

     sans沉默了一下,远远的看了看他离开的方向,然后压低了声音:“……是我,kid。”

     “……多久了,你已经很久不叫我kid了……”她的声音显得有些惆怅,sans能听见手指摩擦话筒的声音,沙沙的响着。听着听着,sans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 “当初的事情,我真的很抱歉……我没想到flowly会来偷袭,我更没想到……我没办法回去了。”她的声音隐隐带上了哭腔,只是不停的在道着歉,忏悔。

     突然sans看到他回来了,想了一下后,他便对着话筒说了几句,就向着他丢了过去:“嘿伙计,kid有话对你讲。”

     他看了sans一眼,也没有接手机,只是狞笑着向sans继续走去,但是下一秒,frisk的声音却让他停了下来,红色的眼瞳猛的一缩。

     手机倒在地上,沾上了陈旧的灰尘,但他仿佛没有发现一样,慢慢蹲下来,手伸向那部正在传递最遥远信息的手机。

     frisk还在说着什么,声音不断透过话筒传递到这边的世界。他犹豫了一会,拿起了手机,有些颤抖:“……k……fr……”似乎是想说什么,但对方的名字已经在脑海中被消磨的差不多,脑袋上的窟窿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干扰。

     “……我是,frisk。”手机的那边有人轻声却又坚定的回答,声音一如几年前的温柔,他变得迷茫失措,手中骨斧落地,溅起灰尘。

     sans只是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他卸下一切,只有着迷茫,慌乱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复,只能双手捂住手机。

     sans突然叹了口气,他想到了自己的世界,是不是如果kid真的走了,自己也会变成这种样子……?sans完全不敢想象,自己会做什么,比如伤害自己重视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 他似乎是遗忘了还有sans的存在,只是拿着手机,站在那。sans看了他一眼,就转身去找黑洞了。他相信kid不会在这,就算在这,也是逃了吧。

     sans出现在了地下世界的开头。这里是近乎和自己世界一样的地方,或许是回到了自己的世界?又或者是别的时间线的原版?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 sans一个瞬移去到了房间门前,推开,却突然突然撞上了“自己”,不,应该是这个世界的sans。他似乎也愣了一下,然后自然的对sans挥了挥手,身子往后退:“哟,时间线的旅行者?你是不小心来到这的吗?”

     “yeap,请问你看过不属于你们时间的frisk吗?”sans点点头,走进他的房间,然后不客气的坐在床上。看了眼外边的景色,这里是一个城市,虽然布局和自己那里很像。

     “严格来说,我们这就没有frisk的角色设定。”他站定在书桌旁,笑着拿起桌子上的花茶抿了一口,也看向窗外,语气中带上了些许期待,“不过有个frisk,是会来到这个世界的。”

     sans点点头,收回视线。既然这个世界原本没有frisk,那么就好找很多了。他转过头来,似乎看出来了sans的心思,放下了茶杯,语气中带上了紧张:“你在找frisk吗?是你世界的还是那个带着伞的frisk。”

     “我们世界的,那位带着伞的frisk我没见过。”sans摇摇头,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的他,也不打算调侃他的小心思,只是转移了话题,“那么你有见过一个黑洞吗?”

     “啊当然,刚刚我要出去就是因为这个。”他点点头,给sans看了下alphys发的信息,“alphys正通知我让一起去研究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 “或许我要靠着那个离开。”sans无奈的看着他,进行一个隐晦的暗示。他看了眼sans,半晌后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 “抱歉伙计,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离开世界线去别的世界线的机会,我是不会放弃研究的。”

     这可有点难办。sans默默地和他对视,然后才移开视线:“可以让我先离开吗?”他决定和这个同体商量商量。

     “不行,如果你离开了黑洞不在了怎么办?”他果断的拒绝了这个请求,但他面上显现出几分犹豫,“或许你可以留下来,等我们研究好这个黑洞再离开,那样的话准确性很高。”

     “……”sans选择了沉默,谁知道他们会研究多久呢?看来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。他看了眼sans,打个招呼后就离开了。sans坐在床上,看着堆满了地上和桌子上的资料有些呆愣。

     随意的扫了几眼后,就被上面的内容吸引了。无非就是离开世界线需要怎么做,一些猜想,还有一些非常古老的资料。

     sans正打算走过去看看,就感觉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另一边的alphys愣愣的盯着一片空地,恶狠狠的皱着眉,有些不解。迟迟赶来的他一走过来就是什么都没有,只有alphys在那站着发呆的样子。

     一股清香将他唤醒。

     一睁眼,sans发现自己倒在一片金色花海中,身上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小被子。金花茶的香味传遍了这里,和花香混杂在一起。

     “你醒了。”一个带着慈祥的声音响起,sans一瞬间僵住了,爬了起来后朝着声源看了过去。这个世界的他穿上了asgore的衣服,面上是和蔼的笑容。

     “这里是?”sans站了起来,走向他,一边疑惑的扫视了附近,看到的都是和asgore宫殿一样的布置,心中隐隐有了些猜想,很快,他的话也让他猜想得以证实。

      “这里是我的皇宫,我是这个地下的统治者——sans。”他笑吟吟的爆出自己的身份,喝着一杯金花茶并且向sans递过去了另一杯,“尝尝?”

     “啊……哦哦,谢谢。”面对这样的自己,sans有些不自在的接过茶杯,坐下后抿了一口金花茶。一时间,茶的清香渗透进他的骨缝,带着温和的凉意。

     他笑着看着sans喝下茶,自己也抿了一口,然后接着说:“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啊,你现在需要快点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 sans听到后一瞬间有些愣住,但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,疑惑的摇摇头:“抱歉,我可能没办法答应这些。因为我是来这里找人的。”

     他听到后也没有生气,只是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后摇了摇头:“你要找的人不在这,现在的地下已经除了我,chara,undyne和部分撤离的怪物之外,都成为了灰尘。”

     sans突然明白了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,他有些焦急的站起来,用骨指指了指自己:“说不定我可以帮忙!”

     他只是微笑着看着sans,然后摇了摇头,抬起茶杯又抿了一口:“没关系的,你不属于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的事情你无法查收。并且……”

     他停顿了一下,眼眶中的魔法光点开始不停闪烁:“这件事情已经是注定的了,没办法改变。”sans想说些什么,却只能在他的注视下停歇了想法。

     他侧了侧身子,然后指着身后,看着sans:“去吧,那边有个黑洞。是你需要的是吗?”sans沉默着看着他,却不知道改说什么,只是对着他鞠了个躬后想着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 sans现在有点不太好过。

     这个世界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糟糕透顶了,甚至比那个全都是LOVE的时间槽糕好多倍!sans刚来这个世界“闻”到的就是腐烂的有些恶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 为了自己的眼睛着想,sans决定避开那边不看,虽然一直有污/言/秽/语传来,挑战着sans的极限。

     突然被一个穿着暴露的怪物撞到了,sans面上一僵,就准备逃走。哪知对方看见自己后眼前一亮,顺势朝着他的怀里倒。

     一个闪身躲开那个怪物,sans直接用魔法把自己传走。正当sans庆幸自己躲开了那个怪物时,sans突然被一只手拉进了阴影,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嘴巴上捂着一只手。

     这只手是属于人类的。认识到这件事情后,sans把眼中的审判眼掩盖起来,只是默默地站着。没过多久,就听到了一阵说话声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 稍微往外看了一眼,说话的人终于出现了,是这个世界的frisk和flowey。sans默默看着这一人一花走远,然后回头一看,正是有些狼狈的自己世界的frisk。她面无表情的拉住了sans的手臂,硬生生把自己拽了进来。

     *你怎么在这里

     “这是我应该问你的吧?”sans一脸无奈的看着frisk,伸手敲了敲她的头,顺带摘去她头发间的树叶,“你怎么到处乱跑,还跑到了别的世界?”

     frisk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,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,她用手挠了挠脸颊,然后又拉了拉sans的衣袖。

     *我们该找黑洞了

     sans点了点头,表示赞成。但一瞬间sans就想起来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,然后又僵硬的摇了摇头:“恐怕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 frisk也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脸一下子变得有点白,也皱起了眉,一阵苦恼。他们就这样安静了半晌,frisk才打破了宁静。

     *不然我们从几个比较标志的地方找起?比如刚掉下来的地方,mom的房子等等

     “也好,只能这样了。”sans点了点头,思考了半天也似乎没有更加有效的方案,也只能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 好在他们的运气挺好,在找第四个地方的时候就找到了黑洞,然后迫不及待的就跳了下去。经过一阵耀眼的白光,sans发现自己出现在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 在确认自己是真的回来后,sans一个瞬移就去toriel家那边找frisk了。果不其然,frisk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呆着。

     经过一番心照不宣的讨论,他们两决定当什么都没发生过,只是用他两出去玩了的理由,来代替穿越au的事情。毕竟不是每个怪物都能接受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 但这中间经历的事情,却是足够他们闲暇时间坐一起,一起讨论的东西。别的世界的他们会走向什么,他们完全不知道,但他们唯一知道的是。

     两只手相执,对视之间温柔尽显。白色的婚纱随着风儿飘荡,黑色的西服被穿的笔直。他们共同站在教堂之中,微笑着,说出永生不变的诺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发糖了发糖了,这次不发刀
上篇的最后是因为us的frisk灵魂感应很强,于是“很不小心”的找到了一个LOVE特别多的au,坑了原衫一把
因为明天去漫展所以今天先更新啦233

sans穿越各个au找frisk【上】

sf【轻微pf】 ooc向 过程结局平淡向 可能是个白开水
全文的他全指别的au的sans【当然一开始的吐槽还是指对应的角色】
@四·咸鱼·笑(๑•̀ㅂ•́)و✧ 的点梗,我的天已经两个月了……
因为一不小心写太多就分上下发啦233
考完试啦,正式回归!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frisk很久都没有出现了呢。

     sans微皱着眉瘫在沙发上,时不时的拿起番茄酱吸一口,静静地思索着。随意的叹了口气,瞄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合照,内心却是莫名的烦躁。

     不知道第几次将一瓶新的番茄酱开封,sans望着一旁已经开封了很多瓶的空番茄酱瓶陷入了沉思——果然还是找一下吧?……不,就算是为了老友也需要找一下的。

     脑内乱成了一团,sans揉了揉太阳穴那一块,却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感觉头大。从哪里开始找成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 sans进行了一个简单的计算,事实上frisk会去的地方多的数不胜数,单是地下就几乎遍布了整个地下,更别提现在已经来到了地上。显然,一个一个找并不是什么好选择,特别是对于sans这种懒骨头而言,就更不适合了。

     告诉toriel?不不不,她在frisk要来自己家玩的时候就已经再三嘱咐要好好照顾她了,现在知道她被弄丢了怕是要把自己一把老骨头给拆了。

     papyrus?虽然可以,但实际上这家伙也是和toriel一样要求自己照顾好frisk。找他还不如靠自己,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。

     undyne?……天呐我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,找undyne不是更找死吗。

     想来想去,sans猛然发现好像没有谁可以依靠的,只能无奈的扶了扶自己的头骨,感觉一阵脑骨疼。说到底还是自己作,不小心弄丢了个大活人。

     ……最后纠结了半天的sans选择先去frisk现在居住着的房间,也就是sans的房间。当然如果找不到,他完全可以先舒舒服服的睡一觉,再考虑下一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 考虑的很好,sans打了个哈欠便懒懒散散的站起身来,蓝光一闪,出现在了房间里面,却一不小心掉到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洞里。

     sans:??????

     一下子瞌睡就被吓醒了,sans左眼闪过一丝蓝光半悬在空中,但那个黑洞却像有意识一样,黑色的物质马上附上了sans,转瞬间就消失在空气中。房间里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,但是桌子的抽屉却被打开,里面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 sans再次醒来,便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让他颇为不适的地方。这里弥漫着LOVE长期漂浮的气味,即使已经很小了,但被浸染的气味难以消失。

     或许他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 sans无奈的用骨指敲了敲头骨,用另一只手在地上一撑,就站了起来。衣服上滑落的一丝丝陈旧的灰尘让他一瞬间很不爽,找准了一个方向他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 意料之中的,他看见了这个世界的sans,或许该叫uf?算了管他的,目前要找到frisk和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 sans慢慢的朝着这个世界的sans走去,蓝色的魔法让他和这里的灰尘隔绝,对方似乎是注意到了魔法的波动,也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 他很明显的皱了皱眉骨,身上散发出的不爽气息即使是离他很远的自己也感受得到,一瞬间想起上次的不友好经历,sans一瞬间也不爽了起来,停下来站好,就远远的开问了。

     “喂,那边的小子,看见我家frisk了吗?”

     “****,滚吧你,这里可没有那个小混球。”

     他看起来也不是很想搭理sans的样子,似乎是为了不生气导致发火,从而伤到身边的uffrisk,他马上转过身去,并且摆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 “啧。”sans很不爽的看着他,却也是无可奈何。反倒uffrisk探出头来看着sans,抿着嘴微微的笑了一下,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帮一下这个之前遇见过的sans。

     “哦我的上帝……sweetheart,你确定要帮这个麻烦到死的家伙?”他看起来更加的不爽了,身边的黑气压已经具现成型,化为一朵乌云漂浮在头顶。

     uffrisk又拍了拍他的面骨,表情看起来意外的认真,sans甚至可以听到她软软糯糯的声音小小的劝解着他。过了一会,他才不甘不愿的主动走了过来,向着sans咧了咧嘴:“得了吧你个混蛋,如果找不到你就马上滚。”

     “……如果可以的话。”我真想现在就审判这个满身LOVE的'自己'。sans很快将剩下的话咽回肚子里,烦躁的拿起随身带着的番茄酱吸了一口,也不打算继续看这个让自己心烦的家伙。

     “垃圾你打算从哪里开始找?”

     “……”sans深呼了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“这是你的世界,从哪开始不是要靠你吗?”

     “求我啊。”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幸灾乐祸起来,嘴角的弧度更加大,嘲讽的意味明显的不行。他甚至抬手一把搂住sans,压低了sans的头颅,用自己的头狠狠地撞了他的头一下。

     “……”sans决定不理这个家伙,然后四处张望了下,陷入了思索'应该会在哪里呢?'。并不知道应该从哪里找,明明是熟悉的地形却弥漫着陌生的气息,让sans有些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 事实上就算是熟悉的地形也没有什么用,因为sans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找。他只能漫无目的的晃悠并且看着另外两个秀恩爱。

     总算是把整个地下转完了,但是没有任何用处。因为还是找不到frisk,她到底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 最后的sans是在他幸灾乐祸的眼神中离开的,因为在找的过程中发现了黑洞,只能在找不到的情况下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 sans现在遇到了一个危机。这里的sans过于热情了。似乎对方也非常嫌弃他懒。

      “你怎么和bro一样懒!华美的sans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同体!”一个穿的像papyrus但是主色调是蓝色的sans气冲冲的拉着sans的衣服,往家的方向拽。

     “heh……”sans懒懒散散的打个哈欠,有些无奈,“我是来找frisk的……”

     “frisk是谁?”他转过头来,有些迷茫,但突然就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,眼中蓝色的光点开始闪烁,“难道就是人类说的那个朋友?!哦天那真是太酷了!!!快带我去!!mwehehe!!”

     说罢他就飞快的冲了起来,sans被拉的一阵踉跄,只能加快步伐跟了上去。来到了他的家门口。

     一进门就是一股烟味扑面而来,他瞬间皱起了眉,嫌弃的用手在面前扇了扇,就插着腰开始向着里面怒吼:“papy!!!!!你怎么又把家里弄得全部都是烟味,华美的sans今天有朋友要来!!!”

     然后便是懒懒散散的附和声:“没事的bro,你不觉得抽烟很cool吗?”他听到后嫌弃的后退了一步,顺带拉上了sans。

     “这就是你的那个friend吗?bro。”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,sans一回头看到的就是一个带着眼镜的大红鼻子靠自己非常近。虽然没有被吓到,但sans心中已经对这个世界有了定义。

     '真是个乱来的世界啊……'

     papyrus摘下了搞怪眼镜,就懒懒散散的站在那里打了个哈欠,拿出蜂蜜吸了起来。papyrus看了sans一眼,然后就弯下腰正视着sans:“welp,要来一份玉米热狗吗?”

     这时候,这个世界的sans突然跑了过来,手上拿了一份包装好的礼物。他正巧听到papyrus的话,就打断了:“hey!papyrus!!华美的sans的朋友当然要拿taco招待他!一会还要去一起猜谜呢!”

     “welp。或许你的朋友需要一些可以现在就吃的东西,比如容易饱的玉米热狗。”papyrus抽出一根烟点燃,然后就直起身来,懒懒散散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 “……抱歉打扰一下。”sans一瞬间很无奈,但他还是选择了岔开话题,毕竟就自己那个世界papyrus的手艺而言,这个世界的sans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,“我是来找frisk的,你们有看见过吗?”

      “哦天啊,华美的sans都忘记这回事了。bro你见过那位frisk吗?”他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,然后兴致勃勃的看着papyrus,“华美的sans听人类说过,她有个朋友就好像叫的是frisk……”

     sans发现papyrus的表情好像变得有些无奈,papyrus深吸了口烟,又缓缓的吐出来:“……或许,但我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家伙可不是你要找的frisk。”

     “……是吗,但我也需要找一个黑洞,可以帮我离开的那种。”sans点点头,也不想深究些什么,他已经大致猜到这个世界的frisk是什么样了,既然papyrus都说了没有,那就是没有了。

     “说不准我可以帮你找那个家伙。”papyrus笑着看着sans,说出的话有些奇怪,但sans就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 “ta可以帮忙?”

     “maybe。”

     sans的确看到了这个世界的frisk。身上带着暴躁的气息,和自己世界的chara很像。但她更偏向于冷静一点。透明的身体在空中飘,再加上她的容貌,让sans看了感觉一阵奇异。

     “就这了。”她突然停下来,抱着双手居高临下的看着sans和papyrus,“大老远找我就为了这个,这真不像你这个懒骨头的作为。”

     “welp。”papyrus耸耸肩,没有做更多的解释,frisk看了也感觉没劲,于是乎打了个哈欠,指了指不远处的黑洞,示意sans进去。

     sans在跳下去前看到的最后一幕,就是frisk嘴角那带有恶意的笑容。

 

是拿来参加福企咖啡厅的孩子
先透露下是个三人au【修罗场.jpg】
在咖啡厅内承担的是调制的工作
被叫调酒师.jpg
或许是本店可吸福中最贵的
ta并不缺钱,这只是一种爱好
p2互动
和老板的互动
身为咖啡厅的调酒师【?】却被老板逼着调酒
更过分的是这个老板还是一杯醉呢
每次都要照顾小老板真的很麻烦~
但醉酒的老板意外的受气呢

放弃吧 和我一样

想了下,还是决定把之前盲狙的写了
全国卷2
飞机护理……
最让人忽视的地方却是最致命的地方【自我理解】frisk永远不会对sans有危害,但是一旦有,便是致命。
全篇负能,慎入
sf向 ooc  有player描写,黑猹注意
或许和上篇有着无法言说的联系
福过于小心翼翼,应该说,她的精神已经衰竭了
讲道理,即使sans没有拒绝,福也差不多要崩溃了,只是早晚的问题
她只是个孩子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决心的力量正在一点点减弱,先生。

     满怀期待的说出这句话,frisk半弯着身子抬头看着sans的脸,双手撑在膝盖上,微微睁开的眸子中有什么在闪烁。

     是这样的吗?sans只是笑着看着frisk,黑洞洞的眼眶中白色光点静静闪烁着,没有任何的表示。

     这样的话,意味着,意味着。frisk小心翼翼的扯出一抹微笑,又稍微的凑近了一点。意味着您不需要惧怕我了。

     你在开什么玩笑。sans冷冷的放下这一句话,随后又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有些僵硬的拍了拍frisk的头,用比较轻松的语气补充解释着。kid你一定是想的太多了,我们不一直是朋友吗?朋友之间哪有惧怕这种说法。

     对,对不起。frisk的笑容一下子僵在嘴角,变得手足无措起来。她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无害,虽然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 frisk对sans永远不会有威胁。也造不成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 先生,您……真的,不需要这样子的。frisk默默地这样想着,但是没有说任何话,只是退回了原位,就那么呐呐的站着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 她不断地瞄着sans的脸,却什么都看不出来。sans看了frisk一眼,什么都没说,只是笑笑。kid我先走了。

     好……不等下,sans……先生……

     frisk突然出声阻止了sans,似乎是打起勇气一样,坚定的站在sans面前,抬起头看着他。但说着说着,声音却慢慢小了下来,没了底气。

     先生……那个。frisk的脸微红,也微微偏了偏头,但是她的眼底黯淡无光。我……似乎不知道喜欢是什么,但是我想和您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 但sans只是看着frisk,脸上笑容不变。kid,你在说什么?然后拍了拍frisk的肩膀,示意她让自己一下。

     刷的一下,frisk的脸白了白,然后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让开了。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看着sans消失在视野的尽头,不再出现。最后跌坐在地上,双手紧紧的捂住脸哭泣着。

     她再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,如此明了的拒绝并不是第一次,但每次都会将自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自信心粉碎。

     frisk对于未来,真的不充满希望,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 非常抱歉,非常抱歉。有些魔怔的低低呢喃着,frisk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掀开自己衣服下的陈旧伤口不语。

     她的视线,再一次投向天台。懦弱的她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,只剩下这一个逃避的方法。

     将悲伤和绝望隐藏在皮囊之下,即使被戳的鲜血直流,也默默地忍受着,直到了爆发的临界点,成为了导火线和炸药。

     frisk消失了。

     她什么都没有带走,又像是带走了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 小先生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?幽灵的低笑声传遍了这片空间,有些尖锐而刺耳。

     这意味着,你们的平衡终将被打破。ta回来了,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 幽灵快乐的飘在空中翻了个身体,灵活穿梭在无形的线之中,最后飘落到地上,踩上了倒在地上的影子。

     这里终将是我们的天下。

     夸张的裂开了嘴,眼睛享受的半眯起来,幽灵笑着抖动自己的身体,最终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 sans静静地睁开眼,注视着天花板发起了呆。

     他似乎是见过那个幽灵的,带有恶意的样子,和那句毫不在意似得透露的话。

     可能,要乱了吧。sans叹了口气,却还是懒洋洋的眯上眼睛,也没有想要阻止的心思。

     为什么不和我一样,放弃呢?

     这里是怪物的地狱。

     灰尘洒满了这里,哀鸣声长久不绝。人类和怪物之间的隔阂终于爆发开来,再也没有那个充满决心的人类女孩来调和了。

     或许还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 sans勉勉强强的抬起眼眶来,看着前面,似乎有一个影子若隐若现。那个影子半蹲着面对sans,伸出手臂来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sans似乎看到没有五官的脸上有着温和的笑意。

     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,但我想和你在一起。

     sans慢慢闭上眼睛,却在下一秒闪开。

     heh,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躲不过去了……吧。

     最终还是被红色的攻击打中,面前的人类毫无表情的脸上沾满了灰尘和鲜血,她舔了舔嘴角,看向一旁笑的诡异的幽灵。

     无形的丝线牵扯着她的四肢,她看着sans离开视野,于是慢慢的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 sans在意识模糊前,却再也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想了。

     和我一样,放弃吧,别挣扎了……frisk

被需要

狙击上海高考卷【其实是盲狙到全国高考卷2了】
sf ooc向
不知道是什么属性sans×自卑患者强烈渴求frisk
比较丧这一篇
关于题材
看到的时候我他喵笑死,随之而来的是悲伤,这届的作文题材奇葩,数学送命题,那么问题来了我们20届会怎么样【害怕】
不唠嗑了,开始正文吧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先生,请您回头看看我。

     哀鸣后的少女小跑着跟在骷髅背后,她紧紧的抿着双唇,心中却是将眼前的一幕与记忆重合起来,最后烟消云散,只留下悲伤的愁云。

     微风吹过她的发梢,带走了一切的一切,她徒劳的渴望、她无能的低泣。

     双腿像灌了铅一样,走不动路来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,不再回头。

     她不喜欢这样。

     充满着决心的女孩,她坚强而又善良,即使经历过那么多挫折。

     如同天空一般的阴晴不定,frisk想要开口却被一种无形的压力制止,她并不觉得这样的自己值得什么。

     就像是不会主动开口挽留一样,她低垂着眼睛,迷茫的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 她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上狰狞的伤口在肆无忌惮的嘲笑着,发出刺耳的尖笑。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缓慢跳动,做出最无能的反抗。

     就像是她那么定义自己的一样,下贱而丑陋。

     她甚至还记起来自己因为一时间被攻击而选择的屠杀,那样丑陋的嘴脸,丑陋的心灵。

     即使没有成功,那又怎么样,她从来不会知道为什么对那位母亲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 重置读档,可以让他们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一切。自己太过卑劣。

     frisk努力的蜷缩起自己的身躯,却还是感觉冰冷刺骨。朝着空气中哈一口气,却看不见一点水雾。

     sans离开的身影还留存在记忆里,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朝着自己租的一个小破屋走去。

     年久失修的墙根白漆已经掉落,漏出了水泥的样子,frisk费力的关上生锈的门,然后张开了双臂面对着肮脏空荡的房间,轻喃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 毫不在意的踢开鞋子,跌坐在沙发上,却闻到一股发霉的味道。frisk只是蹭了蹭沙发靠垫,就闭着眼睛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重新坐起来,拿起摆放在桌子上的日历,用红笔在写上死法的日期下面狠狠地画了个叉。

     真是的……今天也没有死成,是吗?

     又一次躺倒在沙发上,微微睁开自己有些空洞的双眼,凝视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 太丧了。像往常一样的说着自己,frisk又自嘲的笑笑。又没有挽回。

     再一次打开手机,将备忘录里早已经编辑好的内容复制,却在点开聊天界面的时候停了下来,犹豫了半晌又把手机丢开,整个人无力的躺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 眼前的世界开始有些模糊,frisk似乎闻到了奶油派的香味和sans的呼唤。

     太天真了。又翻了个身,幻境全部破碎,只留下闪着光芒的碎片。

     终于离开沙发,低头寻找被自己乱踢的鞋子,穿好后便拿起鞋柜上的钥匙,又一次离开了这个冷冰冰的家。

     frisk又一次来到了中心大楼的天台,站在台沿边向下看,看着这个已经看过无数次的景象。

     sans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frisk转过身去,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怪物。

     “kid,快下来,那里很危险。”明明是一句劝解的话,sans却用着单调的语调说着,仿佛只是在秉公办事一样。

     “sans。”frisk叹了口气又转过身去,低着头看着高楼下喧嚣的人群,感受着微风吹过面颊,然后迷茫的对着太阳抬起手,握了握,似乎是想要抓住什么,却无力的放开。

     “我活着,是个错误吧。”近乎呢喃的说出这句话,细微的声音一传到空气里就被风吹的支离破碎,但sans还是听到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 “为什么你会那么觉得。”他的语气依旧非常的平淡,frisk低着头楞楞的看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,“就算是个错误,决心也会让你纠正正确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 frisk自嘲的笑了笑,似乎是在同意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 frisk一直都知道sans对于决心的态度,他非常讨厌重置……即使在重置后他也仅仅有着零新的记忆和下意识的行为。

     “你这样会让我觉得,我是被需要的。”frisk抬起自己的双手打量着,代表决心的鲜红色已经黯淡不已。

     “如果你觉得这样会对你有利,那么我不介意这种理解。”

     frisk回头看着sans,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已经被固定,显得无比僵硬。frisk突然张开双手,向后一仰:“那么,谢谢你需要我。”

     耳边是急切的风声,frisk一直紧紧盯着sans的脸庞,却只看见他在自己跳下去后面部有了一些波动,但很快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 随着一声巨响,frisk的血在地上绽开了花。

     一睁眼又是坐在地上,frisk努力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sans嘴角拼命的挤出一抹苦涩微笑:“对不起,我又没有死成。”

     sans只是盯着她看了一下,嘴角的笑容依旧存在:“没有什么好抱歉的。”然后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 frisk看着sans离开的身影,微笑着,在心中的一页日历上画了个叉。

     我需要的是,被您需要

     sans先生,请回头看看我

助威高考

又到了高考时期,不知学子们可还好?
本来的我,是应该在学校里上着课,看着外面的公交车开进来接走一批批高三生的
但此刻,我怀着最真挚的祝愿,想要献给在高考中顽强拼搏的你们
我现在仅仅高一,离高三说远不远,说近,也不近。
高考带来的震撼感,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,当昨日的他们高喊口号助威的时候,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认识了高考
以往,我都只明白那些书面上的语言,又怎知高考真正到来时的紧张和震撼人心。
时间已经不多,未来正在绽放
加油!!你们的未来是闪耀的!